来自 养生 2018-01-20 16:37 的文章

Lowe:迈克-布朗担忧他在庆祝的时间伤到你了。这

Lowe:听到这些我真的很开心。每个NBA当中的人都希望你能恢复健康,不止是为了篮球的缘故原由,你得过得下去自己的生涯啊。我知道这几年对你来说并欠好过。谢谢你能给我这么长时间采访你。再一次恭喜你们,这是个特此外赛季,看到你开心我们都很兴奋。明天的游行,之后把球队里这些自由球员都签回来。然后下个赛季依然是人们青睐的总冠军争取者。下一年要是得不到总冠军,各人又该遗憾失望了。祝你们在压力下过的开心啊!

Lowe:迈克-布朗担心他在庆祝的时候伤到你了。这是真的吗?我们是不是要训斥一下他在更衣室庆祝胜利的不妥行为?

Lowe:波波维奇在总决赛之后给你发信息了吗?

Part I:难忘麦基痛哭,脑壳被砸因祸得福? 

科尔:可能吧,可能我们能把他们拖入五场大战。想想是挺可笑的。就是尊严而已。我总是会想起来……我记得那天NBATV的采访我就说了,格兰特-希尔还有布兰特-巴里他们都在,人们总是说,96公牛对17勇士会怎么样?我能想到的就是,比尔-威灵顿和我要一起防守斯蒂芬和德雷蒙德的挡拆进攻啊。我想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。所以你懂的…(两人笑)我看着手下的球员,我觉得谁我都防不住,就算是巅峰科尔也不行。不一样的时代,不一样的比赛,谁知道会怎么样呢。我知道一点,球员们都越来越好了,技巧越来越高了。但是比赛变了很多,三分球,能打多个位置,身高类似的球员无限换防。我打球的时候从没见过这些器械。现在什么都不同了。

科尔:“pinning in”就是……快攻的时候,和任何其他球队一样,我们希望侧翼球员能迅速推进,落位到两侧的底角,然后拉开进攻空间。但我们更喜欢的是,在半转换进攻或者是抢到进攻篮板之后,斯蒂芬或者克莱或者KD会在篮下兜底,这个时候另一个侧翼球员,另一边的投手会从他所在的底角上提一点,做一个底线掩护。于是在转换进攻的时候,球员们会不停地跑动,这个时候侧翼球员“pinning in”,为斯蒂芬或者克莱做一个掩护,后者这个时候落在底角。这样可以给防守带来很大的疑惑性。因为对手会很忌惮斯蒂芬和克莱,这个时候又有人做了掩护,而且不是战术性的掩护,只是快攻的时候的掩护。这个时候对方的内线可能都冲到了底角三分线四周防守。掩护人就可以轻松上篮。我们有这么多的组织者,有时候是安德烈,有时候是追梦,有时候是韦斯特,他们在弧顶持球。底线又有射手飞来飞去的。如果是休斯顿的话,他们会让射手们在三分线外站好拉开空间。但我们更喜欢的是制造混乱,这就是KD需要学习的工具。他不能跑到底角就站在那里,举手等着要球了。他拿不到球的话,就可以上来做个掩护,然后再继续跑动。这就是我们想要做的,迷惑防守,制造杂乱。

Lowe:再次谢谢你抽出时间接受我的采访,赶忙去忙你接下来的事情吧。祝贺你们夺得总冠军。

Lowe:(第五场)第一节比赛的时候你们落伍八分,那时你担忧吗?

Lowe:对我来说,总决赛给我留下的一个印象是……骑士用了一些时间,花了几场比赛的时间来找到他们的节奏,就像一年前一样。如果他们能在奥克兰前两场比赛再准备充实一点的话……但是大多数人在第三场比赛结束之后就不再关注比分了,而是去关注骑士需要怎么样才能填补他们与你们的差距。是有些差距,我认可的。但是总决赛看下来,他们在第三场和第四场比赛里面使出了全身解数,还有第五场的大部分比赛——到后来他们觉得自己应该没有机会了。克利夫兰是一直很伟大的球队,非常伟大,他们只是面对了一支从历史上来看都表现出众的球队。很多人都在说,他们要得到攻防兼备的球员啊,应该把凯文-乐福换成谁谁谁之类的话。但是如果得到攻防兼备的球员那么容易,大家都会去找了。(科尔笑)雷霆需要射手。好啊,找一个能投篮,能在季后赛防守端不被针对的球员。找不到啊。说这些都可以……但是他们已经比联盟的球队都高了一大截了。他们也许没有马刺强,然后他们在总决赛遇到了你们,五场落败,但三场比赛都很激烈。对我来说,骑士没有问题。是,他们可以重整阵容。把凯文-乐福换成吉米-巴特勒——公牛这辈子加上下辈子也不会同意的生意业务。他们是个伟大的球队。如果考虑到联盟的强弱程度,你们勇士是历史以来最强的防守之一啊。但是你们最后三场比赛基础防不住他们啊,只能比谁能得更多分了。

Lowe:他在关键比赛的关键时刻总会有所表现,他对于球队有很大很多层面的辅助,这点我不需要多说了。他可是两年前的FMVP呢。

Part II:球队学会熟悉自己,库里从不在乎个人声誉

编者按:本篇采访来自著名记者Zach Lowe的Podcast节目,原文时长52分钟,感谢JR@米悠miu 的听译。文章干货满满,谈到麦基夺冠后落泪、科尔对球队每位成员的感谢、库里的无私、克莱的牺牲、杜兰特的融入、詹姆斯的伟大……预计阅读时间30分钟。

Lowe:安德烈的上场时间一直都是个谜。前两年总决赛的关键时刻,他每场比赛能打三四十分钟。他在第四场比赛只打了21分钟,总决赛连三十分钟都没有打够。当你跟安德烈谈话的时候,你所想的他的回覆会是什么,25分钟?35分钟?你觉得安德烈是什么状态?在我看来,他的状态是这轮系列赛的X因素。面对马刺的时候他缺席了一场比赛,到了总决赛他能贡献多少?

科尔:当然。我们其实一直都在交流的。他是我的导师,还有菲尔,在系列赛的时候我们都有聊过。他们对于我的教练生涯有很大的影响力。我们通常只是聊聊篮球哲学上的事情,怎么处置惩罚一些情况。并没有什么战略战术上的交流,应该做什么,不应做什么之类的。通常只是说说球队现在的情绪是什么状态,应该注重什么之类的。我经常会跟他们两个人聊聊。

科尔:我觉得这些是季后赛当中才会泛起,我们才会考虑的事情。常规赛并没有这么难题,对手不会那么透彻的研究你。到了季后赛当中,大师都有一套比赛的策略。我觉得克利夫兰有一套很精彩的防守企图,我们没举措以斯蒂芬为持球人打高位挡拆的东西,如果是乐福防守他们就会包夹,如果是汤普森他们就会换防。在内线禁区他们的防守又像是区域防守一样。这让他们取得了一些成功。所以我们需要做出一些变化。如果讲道理的话,我们可以整个赛季都打斯蒂芬-KD挡拆,获得空位投篮的机会。这我是懂的。但是……这么说吧,如果我们的阵容像克利夫兰一样,有科沃尔,弗莱,乐福这样的球员,这么打完全没有问题。进攻的空间拉开了,随处都有射手。但是我们球队里都是组织妙手啊,追梦,李文,一哥,我希望他们能组织我们的进攻,我希望他们手上有球。就像是菲尔-杰克逊的三角进攻,当每个人都到场到进攻当中,有触球的机遇,不断的内切,不断的挡拆,好像球场上就会有一种魔力。每个球员好像都更有气力了,他们在防守端的显示也会变得更好,因为在进攻端他们也有角色。所以对我这个教练而言,我觉得最重要的是根据我们的气概打球:追梦一场比赛拿下8个助攻会让他的防守更好,当他筹谋球队的进攻,斯蒂芬和克莱在外线拉开空间,我们是有机会的。这个赛季的常规赛,我们的进攻效率是联盟有史以来最高的,显然这是有用的。到了季后赛,有一些能打的战术被对手停止住了,我们当然要做出调整。迈克-布朗在系列赛开始之前向我们先容了这个战术,我们训练了,也讨论了。这和我们寻常做的很多东西都不一样。第五场我们用了,这很大水平上都是迈克的劳绩。因为这改变了我们的进攻方式,也迫使对手要改变他们已经习惯的防守方式。于是我们就一直这么打下去了。那一场比赛我们打这个挡拆的回合,可能真的比这个赛季其他所有比赛加起来都多。这个战术很有效,完全改变了我们进攻的样子,改变了比赛的节奏,对我们来说有很大的扶助。

科尔:棒极了。你呢?

科尔:有吧。但我觉得这些已经消逝了。两年前是有的,我们没有赢下总冠军的时候。我们对自己没有一个定位,不知道自己应该是谁。我们经历了一些升沉,也需要一些这样那样的运气来拿到戒指。去年的季后赛,我觉得我们在体力和身体方面更受限制,更脆弱吧。当然在常规赛我们完全没有受到伤病的影响,赢下了73场比赛。斯蒂芬的伤病,让我们在这方面有些脆弱。雷霆针对了我们的一些弱点,我觉得我们在季后赛是有些敏感,有些挣扎。今年完全不同了,KD的到来,之前两年的经历,开始相识自己事实是谁,知道球队应该是什么样子……我觉得我们更能直接面对困难了。这也在季后赛中表现了出来。我们16胜1负,在第四场的失利之后强势反扑。

科尔:所以我对这个数据并不在意。但是克莱在防守端的表现简直出色极了。你就想想他需要防守谁吧,CJ(麦科勒姆),海沃德,帕蒂-米尔斯——他对于马刺的进攻非常重要,但我觉得克莱让他毫无作为了。到了总决赛还有勒布朗和凯里。他在防守端所做的一切对我们的胜利都至关重要。他不需要再命中什么投篮了。他命中了一些,对我们也有所帮助。他在整个季后赛对于球队的贡献,就是缓解斯蒂芬还有其他一些球员身上的防守压力——能扛下这个义务,防守那么多外线尖兵。在现在的比赛当中,外线火力成为了每个球队很重要的进攻环节。克莱对于球队的重要性,与斯蒂芬,KD,追梦相当。他是个很厉害的攻防兼备的球员。

Lowe:你说KD和勒布朗分庭抗礼。我记得第三场比赛之后我采访你的时候,你说签下KD就意味着得到了全世界第二好的球员,所以根本不用多想。你觉得斯蒂芬会介意你这样说吗?因为你当时说的时候我还挺惊讶的,他可是一连两届MVP的得主啊。我觉得有时候人们都忘记他的表现有多出色了。他今年总决赛的表现,还有两年前总决赛的表现——虽然他并未因此得到任何歌颂。当你公开这么说的时候,你会不会担心斯蒂芬问你,那我算什么?还是说他基本不在乎这些。

Lowe:有什么可以分享给我们的吗?比如某个我们想象不到的人,你对他说了什么?或是某个明星球员,你又对他说了什么小细节?

科尔:是啊,他为一支球队效力了九年。我们有不同的气势派头。我觉得对于任何一个球员,当他们加入新的球队都是这样的。我是球员的时候也有这种感觉,有很多小事情是你需要学习的,有些习惯你需要忘记,有些习惯你需要建设起来。这对任何球员来说都是适用的。但当你是联盟最优异的球员之一,你要融入一支球队,可以想象这并不容易。

Part IV:克莱防守端孝敬突出,詹姆斯历史前二

Lowe:我看你的履例的时候发现,你在污名昭著的“牢狱开拓者”(译注:2001-2003年开拓者履历了动荡时期,许多球员都在场下惹了贫苦,因此有此别称)还呆了一段时间。谁人时候你三十多岁了。跟我们讲讲那个时候的故事吧。球队里有巅峰拉希德(华莱士),有新秀扎克-兰多夫。你最爱讲的是什么故事?

科尔:当然,当然。我太清楚了。在NBA,有这样一群有天赋的球员,他们能打成一片,太少见了,太少见了。我知道自己有多幸运。我爱他们每个人,我爱每天做他们的教练。我想继续这样的工作,继续很长一段时间。这是我的计划,只需要向前看了。

Lowe:比赛结束之后你们开了个很大的派对。我还记得两年前你们夺冠以后你给我形貌的画面:你和斯蒂芬(库里)在清早一起抽雪茄,回味这一年的历程。今年的派对,我们在社交媒体上看到了很多照片。对你来说,有没有哪个瞬间是你印象深刻的?有没有什么对话,什么事情,是你从今往后一直会记得的?

科尔:是的,我昨天去球馆摒挡东西。那天晚上去排队之前我洗了个澡换了衣服,我的西装上全是香槟。不外我昨天找到了,它跟球员的衣服一起被扔到洗衣房去了。我们的器材管理员埃里克-豪森给我打电话说他找到了。你知道的,这种比赛赢了之后就是完完全全的混乱局势。大家一起庆祝啊什么的。

科尔:还没呢。我希望他快点刮呢。我们赢了两天了,所以他可能昨天就刮掉胡子了吧。

Lowe:你觉得这轮系列赛最后会怎么样?七场大战?还是你们输掉一场之后连下四城?就你和教练组的讨论,在系列赛开始之前你们的判断是什么?

科尔:是的(他们会赢第一场)。

Lowe:肖恩-坎普也在那支球队。我都忘了。肖恩-坎普的进场时间在那支球队能排到第八呢。他有起劲的找回他自己吗?我记得1999年停摆以后他就再也不像已往的自己了。

科尔:谢谢。 

Lowe:我们都讨论过帮助凯文(杜兰特)融入球队的挑战,或者是容易程度。他很快就和你们的打法无缝衔接了。我们聊这件事的时候你特别兴奋,甚至吓到了我了。因为你险些是从凳子上跳了起来,要给我展示你给他教的关于你们快攻的东西。因为你的身体状态,我都不相信你会从凳子上跳起来。(科尔笑)但是你跳了起来,因为我不知道“pinning in”的意思,你很兴奋的要给我展示是什么情形。你展示了之后我才意识到这是个多么基础的东西。但是这竟是你要教给KD的东西。我觉得这是个很好的切入点。给我们讲讲“pinning in”是什么,为什么需要KD不断实习?

科尔:我觉得那是一轮很艰难的系列赛。我觉得第一场我们肯定输了,落后23分还有科怀在场的话。再之后的事情,谁知道呢?我们都有信心自己能赢下来,但那必将是一轮艰难的比赛。马刺是一个很难缠的对手。他们很会找对手的弱点,并抓住痛击。但说到底,这是属于我们的赛季,我们懂的。我们也相信最终能找到取胜之道。但是绝不能因此小瞧了科怀的伤病影响,他是个,特别厉害的攻防兼备的球员,他能从不同的角度控制一场比赛的走向。失去科怀对马刺来说攻击很大。

Lowe:(两人大笑)这个故事我没听过啊。

Lowe:我听说,安德烈-伊戈达拉放肆推行无麸质食物,尤其是无麸质的意大利面。造成了更衣室很强烈的动荡。他最终赢了,但是一直有人为此喋喋不休。你能评论一下吗?

Lowe:迈克还跟我说,第五场比赛之后你控诉他……或者说你一直在寻找自己的裤子。你的西装裤丢了?你真的需要找到吗?是不是要留个纪念什么的?我猜那件洋装你还想穿,所以得把裤子留下吧?

Lowe:当然。

科尔:他对我们就是那么主要,说无麸质就是无麸质了。

Lowe:你们球队的一个高层跟我说,比赛之后一直到开派对的时候,你都很专心的很努力的去找每一个球员,把他们拉在一旁,告诉他们自己最浏览最感谢他们的地方,还有这一年的经历。我知道这一年对于你来说很艰难,我也知道你不想聊这件事情。这是真的吗?你是不是真的努力的找到每一个人,告诉他们自己对于你的意义?

科尔:我很自信。这个炎天我可以去实验一些不同的(疗法)。我打算当很长时间的教练的。

Lowe:我回家了,超级开心。我们这些想要赶快回家的人在第五场比赛大获全胜啊!

科尔:作为教练,参与MVP的讨论总是很有风险的。你说的话很有可能拿来被别人行使,很有可能会误伤到某个球员,不管说什么都会被骂的。(Lowe笑)我只能说,作为一个教练,比赛之前你很清楚对方哪个球员能对比赛发生最大的影响。没有人比科怀在攻防两端对于比赛的影响更大。但是勒布朗是最棒的篮球运动员,还有KD也和他平分秋色。但是考虑常规赛,考虑攻防两端的影响,对于比赛胜利的贡献——他们赢下了61场还是多少场比赛……我也明白勒布朗经历了什么,每一年都打进总决赛。他做不到82场比赛每一场都想科怀那样在攻防两头竭尽全力。我知道你讲自己投票的意思,科怀是一个攻防两端都让人畏惧的对手。说到底,攻防两端都有贡献的球员才能帮助一支球队得到总冠军。我们有很多这样的球员,能让他们在某一时刻都站在球场上,这是很幸运的。

科尔:是的,他增重了很多。他在球队有所贡献,但再也不是过去的自己了,再也不是几年前西雅图的那个肖恩-坎普了。那支球队的天赋满满。德里克-安德森,鲁宾-帕特森……我们只是没有劲儿往一处使,第一轮输给了湖人。邦奇-威尔士也在,他可是个6尺8,230磅的二号位,能背打对手。我们有太多天赋了,就是没有打出来啊。

科尔:(笑)就是感谢他啊。他为我们做了很多事情,不仅仅是数据分析上,给我看新的陈诉之类的,他还天天帮利文斯顿捡篮板球。他就是特殊热血,特别投入,对我们所做的一切都稀奇有兴趣。他十分体贴这支球队,这正是我喜欢我欣赏的。我们球队有很多人都是这样的,我异常喜欢,这也是我们夺冠之后这么开心的一个原因。虽然真正帮我们赢的总冠军的那些人很显然不是他们,是斯蒂芬,是KD,是一哥,追梦,克莱。但是其他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角色,每个角色都很重要。到了最后所有人都聚在一起庆祝,这才是我们云云兴奋的原因。

Lowe:在总决赛开始前,你有没有担心球队没有受到真正的挑战。科怀(伦纳德)受伤之后,对阵马刺的系列赛就变得很简单了。你有没有忧郁球队就要面对勒布朗(詹姆斯)了,会希望球队能在之前就有机碰面对挑战而且寻找到谜底?

(编辑:塞坦)

科尔:我们还没怎么聊勒布朗。

Lowe:这件事情听起来真的很简单,但是你们好像需要向他灌输这个理念。当然他没有花很长时间学习这个。你说训练营快结束的时候他就懂了。但是想一想,场上只有一个球,他们怎么分球权,怎么打进攻,等等的问题。而这才是你需要向他贯注的事情。

Lowe:他刮胡子了吗?

科尔:我没说什么特另外吧,我只是说我们现在的位置正是我们所期待的——这确实也是事实真相。但是我也知道,3-0领先的时候我们都期待着能一鼓作气横扫对手。我觉得是我没有让球员们做好准备应对克利夫兰的进攻。我以为我们已经做好准备了,但实在我们并没有。当时我对球队状态的判断还是有很大误差的。他们一出场就打了我们措手不及,他们反抗猛烈,打得好极了,基本每球都中。我们打的很懒惰,从第一个回合开始,我们搞错了防守的部署,让JR(史女士)投中了一个三分。我们没有做好准备,防守端不够活跃。我想这是个警示吧,让我们重新记起,赢的总冠军真的很难,打一轮系列赛的最后一场比赛真的很难。这一拳打在我们脸上,可能也正是我们需要的。突然一下子3-1领先,每个人都拿出了去年的笑话。我们在第五场真的做好了一切准备。

Lowe:我没说暴 动啊。我说的是喋喋不休。我只是觉得无麸质的意大利面不好吃。就是这样。

科尔:是。第四场比赛真的是一开始就不在我们的控制之下了。我们落后了太多分,我不想冒险把他放上场,只是为了一点点翻盘的希望。安德烈的年事不小了,我们需要关注他的出场时间。第四场的时候他状态一样平常,要穿过很多掩护,但是他没有实时的防出来,他很容易被对方延阻。所以我不想当时就让他完全没了体力。但我觉得我们第五场的比赛计划很好,我们需要按着计划在防守对方挡拆的时候有所提高。安德烈是我们防守勒布朗的最美人选,所以我就去问他能打多长时间了。他说多长时间都行。第五场比赛开始的时候就很显着,他的程序很轻快,心态也很好。安德烈很有意思的一点是,他从来不会感觉累。我觉得他好像一点汗都不流。他简直太棒了,运动天赋太强。所以我们就一直让他在场上。他的表现出色极了,这一场可能是他这个赛季表现最好的一场比赛。

科尔:是的。最后一场竞赛就是这样的。怎么样才气阻止他们的进攻呢?我在这轮系列赛的时间跟别人说过,这支骑士队是我在总决赛当中见到的最强的球队。犹他有斯多克顿和马龙,他们很强;克利夫兰前两年也很厉害,可是由于他们的投射,加上去年赢下总决赛的履历,他们更强盛了。他们更自信了。他们是个很棒的球队。今年是属于我们的,我们很康健,增添了KD之后火力更恐怖了。正如你说的,若是不是第三场角逐最后KD的体现,系列赛可能打成2-2平,第五场生死大战,他们绝不会容易的退缩的。

科尔:比赛之前我们所讨论的阵容或者轮换变换,在现实比赛当中很少原原本本的表现出来。会有球员陷入犯规麻烦,好比那场比赛里克莱和KD第一节早早陷入犯规麻烦。那场比赛我本计划第一节让麦卡度打几分钟的,为了防守对方的挡拆,用他来替换贾维尔。我们也知道会让麦考上场而不是克拉克,理由是一样的。如果你还记得的话,第四场比赛克利夫兰用挡拆狠狠的揍了我们,而这些挡拆当中经常是和五号位的,所以我们想打小球,增强场上防守的灵活性。但是比赛的时候大卫打的棒极了,所以我们就让他接着打了。比赛那天早上我问了安德烈,我问他你能打多长时间。他说,你要若干我就能打几许。所以我知道我会让安德烈尽可能多的上场。我们凭借着那个阵容打了一波热潮,所以也就没有做什么替换。到了下半场又使用了一次。通常都是这样子,比赛前有个设计,然后比赛当中发生了什么事情再做改变。

Lowe:如果科怀依然健康的话,你觉得西部决赛最终的走势是怎样的?假设他们赢了第一场比赛——也许这个假设你不赞成——依附着当时的领先优势,还有科怀的显露……

Lowe:有道理。

Part III:挡拆仍是传切?资助KD融入球队不简朴

Lowe:我不想在这件事情上纠缠很长时间,但是如果你们球队收到了特朗普的白宫邀请,你们会去吗?你们会民主的投票?还是直接由上层决议?照样说你们肯定会去,因为去白宫是传统?你们有讨论过这个问题吗?

Lowe:再聊几个快问快答,我就放你走。克莱-汤普森的季后赛表现被很多人分析过了。他的PER是9,低于平均水平。他投篮失准,但是防守很出色。他的投篮数据我并不感兴趣,但是他的使用率让我有些疑问,不到20%,这比常规赛少多了。他的常规赛使用率是26%,和你们得到KD之前那个赛季几乎一样,但季后赛就下降到了不到20%。你为此担忧过吗?我们是不是终于看到了克莱“为球队牺牲”?还是说防守人决定一直正面防守他,不让他有机会。你是怎么看的?

Lowe:很好。我相信你知道的,一个人活十次,可能也没有一次能遇到这样的执教机会。你肯定明了的。

科尔:他重新上向我浇香槟,但是香槟太冷了,我就抖了抖身体,结果我的头遇到了酒瓶子——经历了两年的头疼,我觉得这个我现在不是很需要吧。(笑)但厥后我又想,也许以毒攻毒吧,也许这么一碰,我的头疼就完全消失了呢。我们笑了笑,并没有什么事情。

科尔:他不在乎。如果我忧虑的话,我就不会说了呀。(两人笑)

Lowe:很多退役的球员到现在还在说,你们没设施打败历史上最伟大的那些球队,甚至是分区决赛都没进的球队。(科尔笑)你已经回答过这个问题了,而且你的回答搞笑极了。我想知道,这么说过的这些人里面,有没有人在之后——两个月,半年,或者两天——私下里找到你,跟你说,唉其实我没有这么想,我只是搞事情而已?或者说有没有这些人的队友私下跟你说,天哪我不相信那个谁谁谁居然这么说,简直疯了?

科尔:有一点吧。首先我们真的很尊重克利夫兰,他们的天赋,他们的发作力。他们是我们交手过的最难防守的对手,有射手团,还有勒布朗和凯里(欧文)。第一场比赛之前我是很重要的,九天的休息,前几轮系列赛没有遇到什么阻力。我觉得第一场比赛很关键,我们能打出自己的水平,早早控制系列赛的走向。我觉得我们做到了。

科尔:哈哈哈。我还记得在TNT做解说的时候,不管是哪个系列赛我都希望横扫。当然我知道我的老板一定希望系列赛越长越好。然则人嘛,都是为自己而活的。一个系列赛不管哪支球队赢了第一场比赛,我都希望他们一气呵成,把下面的三场都赢了。

科尔:(笑)我可以肯定,安德烈率领无麸质食物占领了我们更衣室;但对于之后更衣室的暴 动我无法谈论。

科尔:准备好了。

Lowe:第四场比赛竣事之后,你们换衣室是什么样子的?我知道你们想要16-0,我知道你们15-0的时候就很想要拿下最后一场连胜。我也有种感受,你们都准备好了,以为自己能乐成。然而比赛一最先他们就占有了自动,下起三分雨。然后你们输了,3-1的讨论又出来了。如果你们输了第五场,就要回克利夫兰了。前面的路似乎已经铺好了一样。所以其时球队的气氛是怎样的?你跟他们说了什么吗?或者有没有球员说什么,“这只是一场失利,我们回主场拿下就好了。”之类的话?是不是觉得,只是一场失利而言,我们3-1领先,加油吧?

科尔:我只是想提一下我对勒布朗的尊敬,还有对凯里的尊敬。他们两个真的超级难防。凯里可能是我见过的,后卫当中上篮技术最好的。他真的很难防。勒布朗……他比四年前又变好了很多很多。想想2013年热火对阵马刺,雷阿伦命中关键三分的那个系列赛。马刺每个挡拆都是从后面绕,求着勒布朗投篮。那是他比赛的弱点——他不相信自己的跳投。现在你要防他——他能命中三分,能在进攻端做任何事情。他的自信心真的提高了很多。我觉得这太令人惊叹了。他已经是联盟历史上最优秀的球员之一了,但他还能在自己职业生涯的后期有这么大的提高。我们都该明确他有多优秀,他有多努力的训练,他对于联盟有多重要,他有多么难击败。我真的对他有很大很大的尊重,对他在球场上的表现有很大很大的佩服之心。我很遗憾没有看过比尔-拉塞尔的比赛,但是迈克尔-乔丹和勒布朗-詹姆斯,他们在我心中是联盟历史上前两名的球员。他还在前进,他还在巅峰,32岁。太令人受惊了。

Lowe:是没有。

Lowe:真的吗,他有这么大的权力?

科尔:嗯……怎么说呢……其实我总是在跟我的球员们分享这些事情吧。我跟我们球队的数据分析师萨米-吉尔福德(音译)……

科尔:我看到了,很有趣。可能他喜欢其他牌子的吧。我不知道诶…….

科尔:(笑)没有,没有人私下跟我说过这些。都只是那些公然接受采访的时候的话。每个人很自满,觉得他们那个时代是最棒的。这些对于球队的对照,我觉得一定要讲的第一件事就是比赛规则的改变,比赛真的改变了太多了。十几年前的总决赛,比分或者是92-87。现在的比分是129-120。规则变了,而最重要的就是防守规则的改变。现在只要防守人不在禁区里凌驾三秒,区域联防也是允许的。这改变了很多事情,改变了过去十年的NBA比赛。所以对比这些球队真的很难。我们当然防不住沙克(奥尼尔)啊,当然防不住奥拉朱旺了。因为规则不一样了,我们不能聚集强侧了,等等。但是反过来讲,你跟沙克说,嘿,来防我们挡拆吧,斯蒂芬和德雷蒙德,你能防吗?所以怎么说都有原理。规则的转变让你没有法子比力,没措施去思量应该怎么对位,应该接纳什么计谋。

科尔:派对棒极了。但是我印象最深刻的,几年之后一定会在脑海中浮现的画面,是我和贾维尔(麦基)的对话。那个时候事情职员正在球场上搭建颁奖的台子,或许是终场哨响之后几分钟的事情吧。球员们都在相互拥抱。贾维尔走向我,他怀里抱着六个月大的女儿。他哭了,脸上挂着泪珠。他拥抱了我,他跟我说自己有多开心,说他有何等喜欢这支球队,说自己过去的这个赛季,说这一切对他意味着什么。多年以后,我一定还记着这个片断。第五场比赛他一分钟也没有出场啊。我在比赛前就跟他说,这一场你不会出场的,我们大部门时间都要打小球,要增强对挡拆的防守。然而赛后他依然那么开心,那么兴奋。我觉得这正说明了我们是怎样的一支球队,正说明晰我们的无私。我们有许多这样的球员,我一想起贾维尔就觉得心里暖暖的。他是个很棒的人,是个很棒的队友。

Lowe:接待来到今天的Lowe Post。我们很开心约请到了2017年NBA总冠军金州勇士队的主教练史蒂夫-科尔。你今天过得怎么样?

科尔:我和克里斯看着对方,问他,你说啥?他说,我们圣诞节不放假吗?我想家了呢。最后主教练莫里斯-奇克斯给他放了三天假,因为他真的好想家。于是他就回去休息了几天。我讲这个故事是因为,扎克真的是联盟当中成功球员里我最喜欢的故事。他刚到联盟的时候什么都不知道,再想想他现在的成就,不止是球场上的,他的职业精神,他对于孟菲斯当地社区的影响。扎克是个很是棒的人,是个伟大的人。他从联盟一步步爬上来,真的是个完善的励志故事。

科尔:并不是。我们都见过的。克莱极度强壮,他有6尺6,6尺7的样子。他就是这个联盟现状的缩影。联盟有几多球员能防守很多个球员,能投中三分,能打很长时间,在防守端从来都不泄气呢?他们就是球队的基础,是我们的要害组成部分。这也是我们之前讨论到的,一支球队能有几何这样的球员呢?我们有追梦,有一哥,有李文,还有KD。我们有很多球员能防守多个位置,能投中篮球。他们能在防守端完成自己的使命,甚至为球队挣分。斯蒂芬也是其中的一员。虽然骑士一直找着他这一点打,但是斯蒂芬绝对是个加分的防守人。他只是没有防守勒布朗或者乐福的身体。但他在防守端很努力。是他们界说了我们的球队,在进攻端和防守端之间的平衡。

Lowe:是的,谁知道呢。

科尔:不担心。因为……这么说吧,我参与过的7场NBA总决赛最后一场里面——球员5场,教练2场——每场比赛都很艰难。每一场比赛都很紧张。当时我对于球队的能量和心气很满足,我知道我们需要镇静下来。这让我想起了去年西决面对雷霆的第七场比赛。我记得第二节的时候,我们也曾经落后过十二三分。所以只是什么时候能镇静下来的问题。我记得我当时叫了个暂停,30-38的时候,我跟他们说要静下来,准确使用自己的能量。大卫-韦斯特在罚球线掷中一记中投,然后我们好像就打出了小高潮。然后比赛的势头就被扭转了。

科尔:这就是斯蒂芬的魅力所在。他从来不会在这些事情上琐屑较量,他知道的。斯蒂芬是天下上最伟大的篮球运发动之一,两届MVP,在球场上影响力庞大。但相比于6尺11的凯文-杜兰特突入禁区,总决赛场均35分,造犯规,做许多差别的事情……对于他们两小我私家而言,他们所能到达的极限是纷歧样的。斯蒂芬所能做到的事情,都来自于他令人赞叹的技巧。但他无法改变自己6尺3,175磅的事实。在季后赛当中,球队需要掩护篮筐的人,需要做许多事情的人。也正因此,在讨论谁是同盟最佳球员的时刻,身体素质一定是其中的一个方面。以是勒布朗,科怀,KD都市在备选行列之中。他们有手艺,也有体能和身体素质上的优势。

Lowe:对啊,那可是你人生的岔路啊,去纽约和菲尔在一起。你没有选那条路,我的朋侪。我觉得效果看起来很好嘛。

科尔:我们还没讨论过。所有对此的新闻都是假的。我知道有些球员被问到了这个问题,安德烈(伊戈达拉),德雷蒙德,还有大卫-韦斯特。但是我们还没有讨论过这个问题呢。赛季当中当然是没有讲过的,将这些事情就是奶自己啊。比赛之后我们都只有庆祝啊,这件事情谁会去想啊。(Lowe笑)我在看那些新闻的时候就在脑子里构想,球员们在更衣室里面互相浇香槟,这个时候我走近更衣室大呼,大家静一静啊,我们现在投个票,大家要不要去白宫啊?(两人笑)这是不行能的啦,要是这样那真是疯了。我们太开心了,这件事完全不在我们的脑海当中。如果我们收到了邀请,我们会讨论这件事的。我们尊重制度,尊重白宫,也尊重政府,这些都是我们要考虑的事情。岂论是谁在总统的位置上,这都是我们要考虑的。但一切都是球员们说了算,他们是主角,他们也要考虑自己愿不愿意前往。我们还没有收到邀请,所以到时候再说吧。

Lowe:在我看来,当骑士打欧文乐福挡拆的时候,克莱对于乐福的低位防守是这轮系列赛的关键之一。乐福打了几个球,但是很多时候乐福打不动他,只能后仰跳投,有频频克莱还成功的掏掉了球。这对你来说是新鲜事吗?

Lowe:固然。

科尔:前两场主场的比赛,我们不需要他出场很长时间。

科尔:(笑)谢谢。我能再说一件事吗?

Lowe:我的同事杰森-罗伊德,他是骑士的随队记者。在第五场赛后的报道内里他说,骑士队信赖,如果他们能给你们足够的压力,你们也许会瓦解。骑士以为你们是一支精神上有弱点的球队。我觉得这有点……当然骑士肯定是这么想的。我倒是觉得这几年看你们球队偶然会有这种感觉……你们过去三年的浮现可以说是NBA史上少有的了,67胜+73胜+67胜,两个总冠军,绝对的制霸一方。但是有一些时候,我远远的看你们会觉得你们好像有一种希奇的,心理上的不安和懦弱。你们需要很努力的才能从这种情绪当中走出来。我记得两年前面临孟菲斯1-2落后的时候,第三场比赛克莱和斯蒂芬面对着空气都要做个假行动才能脱手,然后很著名的,追梦请他们吃了饭,让他们放松下来。还有对阵雷霆的系列赛,他们的臂展和运动先天给你们带来了不小的麻烦,我记得安德烈在篮下传掉了原来有的上篮时机,还有利文斯顿等等。但是你们从其中走出来了。当然还有去年的总决赛。我站在远处看这支球队,觉得他们好像有时候会和自己较量,钻牛角尖。但是他们有天赋,也有勇气,能从当中走出来。你会有这种感觉吗?你觉得我说的东西你曾有过类似的感觉吗?

Lowe:(基本都是)垃圾时间。

Lowe:嗯……不说这个,你对他说了什么?

科尔:首先我并不喜欢PER这个数据,我觉得这个数据有一些弱点。我也不知道怎样改变这个数据的盘算方式来完善这个数据。两年前我刚来的时候,追梦的PER很低,比大卫-李低很多。大卫是个很优秀的球员,全明星,但是他对于比赛的影响并没有追梦大。但如果你看数据,就会问自己,这是怎么算出来的。所以不能只看得分篮板之类的器材。

Lowe:我对此不揭晓评论。

科尔:当然不好吃。但是安德烈想要的东西,他总能拿得手的。这是肯定的。

科尔:首先那是我职业生涯最有意思的一段时间。之前我一直在一些很安宁很棒的球队里,突然来到了开拓者,一片混乱。但太有意思了,感觉就是一场真人肥皂剧,感觉可以破裂出另一个我来看戏了。他们都是很棒的人。拉希德是个很好的队友。斯科蒂-皮蓬也在,另有斯塔德迈尔。我最喜欢的故事可能照旧和扎克(兰多夫)有关系吧。他那个时候真的就像个婴儿一样。19岁,什么都不知道。我记得我和他还有克里斯-杜德利总在飞机上坐一起。我们俩都想护着他,给他教教联盟的事情。我记得通例赛开始了一个月的样子吧,我们有一天晚上在飞机上,遗忘要去那里了。他很累,他对我们说,我们圣诞节放几天假?

Lowe:最后一个问题,我知道你有事情去做。我知道你不想谈论你的健康问题,我也知道鲍勃说了,明年你还想回来继续执教。你不需要告诉我什么细节,但我猜这意味着,你自信你的身体会允许你继续做勇士的主教练?

Lowe:这件事情在克莱和科克-拉各布身上也发生了——后者是老板乔-莱科布的儿子,你们的助理总司理。克莱用瓶子砸到了科克的头,科克痛苦了好一会。克莱这个时候转身跟他的队友说,哥们儿,我们可能拿不到薪水了,我刚把科克的头砸了一下。(两人笑)哦还有,凯文-杜兰特在赛后庆祝的时候把啤酒吐了,那简直是最令人失望的一刻了。对此你有什么评论吗?他手上拿的是BudLight的啤酒,所以我也不好评论什么,可能不要喝这个牌子了?你看到视频了吗?

Lowe:我现在要你揭开一件丑闻的真面目:这件事差一点就让你们更衣室四分五裂,没有挽回的余地了。你准备好了吗?

Lowe:在第五场比赛里面,你用了两个阵容在第二节改变了比赛的走向。这两个阵容一个几乎没有使用过,一个完全没有用过。一个是克莱-安德烈-追梦-KD-韦斯特。这算是挺“大”的阵容了,克莱是控卫,不过这个阵容里其他球员也有控球的能力。另一个是同样的阵容,用斯蒂芬替换克莱的位置,其他四个人同样。当一个阵容横空出世的时候大家总会想是为什么,是你歪打正着把他们五个人放在了场上,还是说在比赛之前你想过,他们几个人在一起会有一些不一样的化学反映,可以尝试在比赛中用一用?

科尔:是的,但并不是什么计划中的事情。只是当时的一个想法吧。我很幸运的介入了七次总冠军的庆祝运动,每一次我都会有这样的想法吧,看到队友或者球队里的人,就很想告诉他们,他们对于我的意义,他们对于这段经历的意义。这不仅仅是球员,还有教练,还有治理层的成员。那个时刻适合特殊的,我们团结在一起,才能享受这个瞬间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角色。指出每个人的贡献很重要,人人都在这段经历这个成就里面有所贡献。作为主教练,这更有着重要的意义。

Lowe:我觉得最有意思的是他们一场比赛都不让给你们啊。他们总是说,我们会横扫的。(科尔笑)他们都不会说,我们能击败他们,他们说的都是横扫。你有没有想对拉希德(华莱士)说,嘿,给我们一场胜利呗。

Lowe:我投了他当选MVP。我觉得我可能提前了一年。从季后赛的表现来看,我觉得他能场均拿到6.5个助攻,或者更多。我觉得到那时候,他的简历就会非常悦目,更有机会拿下MVP了。我觉得今年他的表现已经很出色了,投给他我不忏悔。

Lowe:第五场比赛——我觉得不看数据剖析也知道——你们跑斯蒂芬-KD挡拆的回合比这个赛季任何一场比赛都多。这显然是刻意的。你很机智,你不会去看任何关于球队的新闻和评论,这一点我很赞赏。但是我知道这些你都是清晰的。这可能是你的执教当中最纠结最割裂的部分了——你有自己的篮球哲学,你希望球队以某一种方式打球,而且这种方式帮你们赢了不知道多少场比赛,你想要打出漂亮的篮球,人球移动,空切等等。但是勇士球迷当中很多使用数据分析的人会说,别那么麻烦,就让库里持球,给他挡拆;KD来了,就让库里继续持球,跟KD挡拆。迈克-布朗几周前也跟我讨论过这件事,我还写了篇文章。他的篮球哲学和配景,更偏向于捉住比赛中的错位举行攻击。可能你们探讨这个问题的时候——探讨可能不是个合适的词——你们会有不同的结论,相信不同的东西。所以你们的讨论是怎么样的?我记得有随队记者马库斯-汤普森发推特说,史蒂夫-科尔说是迈克-布朗让他坚持这种(挡拆)的打法的。对于你来说,要偏离自己认为理想的偏向,打的更传统一点,这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吗?